新冠疫情下,武汉双胞胎sIUGR孕妈艰难生产之路


文|宸希妈妈网图|侵删

【帮主】圆圈妈妈:新冠疫情在武汉大爆发期间,我带着圆圈躲在农村的深山老林里大气不敢出,有亲戚好友过来窜门,先全身喷一遍酒精消毒,门外静候片刻,方可批准进门。庆幸有个安全的地儿可以躲避疫情,然而武汉的这位孕妈妈,却要顶着32周的孕肚,冒着疫情风险,穿梭在人满为患的医院里,不知道下一秒会不会轮到自己。

她,是个单绒双羊双胞胎妈妈,孕20周时被确诊sIUGR 3期(双胎选择性生长受限),34周整剖腹生下一对双胞胎姐妹花。

这是一个正能量的故事,不对,应该说是奇迹,双胞胎顽强生命力创造的奇迹。

今天这篇是她的经历分享。

2019年8月初,我刚刚加班完一个通宵,凌晨4点多回家,下身突然出了点血,本以为是大姨妈终于来了(晚了几天),没太在意。白天又去上班,到了下午感觉头晕乏力,像感冒发烧的症状,就去找行政拿点感冒药吃,正好当时行政办公室门锁着没人应,又去了校医院(公司属于校企,在大学校园里上班),准备量量体温,买个退烧药吃,结果校医院没开门,暑假期间装修暂不开诊,又准备去附近诊所看看,一看天气太热(火炉武汉)想想又算了,估计回家睡个觉就好了。

回家后感觉大姨妈不太对劲,怎么就夜里流了一点点,白天就没有了,难道不是大姨妈?已经超时一个多星期了,怎么大姨妈还不来呢?思来想去,脑子里突然砸进来一个念头,不会是怀孕了吧?(没刻意避孕,也没刻意备孕)。

当时手头正好有一支验孕棒,赶紧拿来试了下,结果显示两条杠!竟然真的怀孕了!第二天一早,我跟老公又跑去医院,抽血再次确认,确实已经怀孕4周。

再回想自己前一天,差点作死啊!如果当时行政在,拿了感冒药……或者当时校医院开门了……或者不惧酷热的我去了附近诊所……越想越后怕又万幸,也许这就是冥冥之中2个宝宝的顽强生命力在发挥神秘作用呢!

7周的时候,我第一次躺在产科B超的床上,听到医生说,你这好像是双胞胎,你知道么,我感觉自己仿若听不懂,医生又重复说了几次,是双胞胎!我当时的心情实在很复杂,有点惊喜有点惊吓,出来后跟老公说,他也是一副吃了瘪的表情,又觉得自己很牛叉,随随便便就中了。

回家后,我就一直盯着b超单上每个字看了又看,有个地方写着“单绒双羊”,不明白是什么意思,就百度查了下,一查才知道双胞胎还分这么多种,最安全的是双绒双羊,最危险的是单绒单羊,我这种单绒双羊是中间的,提到最多的风险是双胎输血综合征,我当时对这种低概率的并发症并没当回事,赶紧给双方家里人打电话报喜了事。

知道是双胞胎后,我开始每个月去中南医院产检,一直都挺正常的,直到20周做四维彩超时,提示双胎体重相差35%,有选择性生长受限。本来挂的是普通号医生,看结果后立刻给我转诊到当天的专家号李家福,等号等到晚上8点多,李家福建议我们先做羊水穿刺来看看基因有没有问题,但是他说他也不清楚我这种单绒双羊的情况,羊水穿刺是穿1次还是穿2次,就留了一个护士电话让我问护士。

当时就觉得很不专业,后来我联系那个护士,她让我挂马主任的号,说她是这一块的专家,于是我又等到周一挂马主任的号,马主任看了我的B超单后,说很危险,要我立刻转诊到上海一妇婴,因为中南医院没有双胎宫内干预的条件。

中南医院在武汉也是三甲医院,听她这么一说,我已经快憋不住要哭,当天下午又赶去武汉最好的协和医院,找到擅长双胎的教授夏革清,重新B超,加查了脐血流,最终确诊为双胎选择性生长受限,sIUGR的3型,即双胎体重相差25%以上,且脐动脉舒张末期血流间歇性缺失。

不过夏教授没有说转诊,她说她负责过不少类似病例,大部分的结果都是好的,给我开了肝素针,每天打,说是可以调节S/D值,但她也说这个肝素针可能有效也可能无效,看个体差异,然后要做好监测,每2周复查羊水和脐血流,到28周时候可以住院保胎,优化胎盘功能,尽量延长孕周到34周,但是早产是肯定的。

辗转医院的过程中,我们自己也在网上查了很多资料,包括国外在sIUGR这一块的最新研究文献,都说没有什么好的确实有效的治疗方案,打肝素针大概率是没啥用的。

上海一妇婴也确实是国内在宫内干预这一块做的最早、最成熟的医院,于是我们还是决定去上海一妇婴再看看,也许有什么新的有效治疗不知道呢。

赶往上海一妇婴后,再次重新B超,医生又看了所有我的过往B超单,也确诊为sIUGR的3型,拿了几张彩图,给我讲解为什么会有一个小宝宝生长受限。

首先这个小宝宝是脐带边缘插入,位置不好,胎盘所占面积比另一个大宝宝小很多;其次这个小宝宝的脐动脉舒张末期血流有时有,有时缺失,从胎盘获取营养的能力就很差;最后,这2个宝宝在胎盘上的血管并不是完全独立各用各的,而是有部分是交融共用的,这就导致当1个宝宝出现问题,另一个宝宝跟着出现急性输血的可能很大,所以也不适合做减胎。

给我们的建议是,要么现在就引产2个都不要,要么就继续保胎监测,但随时有可能1个胎死腹中,如果发现及时,及时抢救另一个,还有可能保住1个。

即使最好的结果,2个都顺利生下来,也一定是早产儿,还有15%的脑瘫概率,治疗和预后会花费大量财力、人力和精力。

我说打肝素针呢,这个医生都摇头说这些都没用,我说我多吃点营养,不上班了完全卧床休息呢,医生摇头说“你做什么都没用的”。

虽然已经做好心理准备,但听到“你做什么都没用”,还是万念俱灰,绝望难受,妈妈该拿什么拯救你们呢,上海一妇婴已经是国内在这一领域最好的医院了,真的是没有办法了吗?

是引产,还是继续保胎,我跟家里人意见分歧了,连在老家的爸爸都在劝我早点引产,我收到的所有信息都是负面的,但我却觉得医生说的都是最差的情况,而最差的情况出现概率都不超过20%,也就是说还有80%多是好的!那时候已经22周了,已经感觉到胎动了,2个小宝宝每天动的很欢实,他们为了到这个世界上来,让公司行政办公室门锁了,让校医院关门了,这么拼命的想告诉妈妈,我们来了,这么顽强的生命,会敌不过那20%的概率?

于是我跟老公决定,再给宝宝们一次机会,如果到28周前,有恶化的指标,比如从3型恶化到2型,或者真的出现一胎胎死腹中,那就是母女缘分未到,天意如此,但如果宝宝们都好好的,胎动正常,没有新的恶化指标,她们不放弃,我是不会放弃的!。

回武汉后,我还在协和医院做每2周一次的B超,打着都说没用的肝素针,由于打的太多,我的胳膊、肚子等下针的地方,都淤青一片,像被家暴了。

每两周一次的B超,脐血流一直是时有时无,也就是说一直是3型,没有恶化到2型,于是我更下定决心继续保胎!

到27周多时,我在夏教授安排下住进了协和医院保胎病房,具体治疗包括每天打硫酸镁、肝素、氨基酸营养液,说是能优化胎盘,延长孕周,促进宝宝生长。

原计划是治疗7天,结果碰上新冠疫情爆发,协和医院又是主战场,产科病房把不是马上就要生的产妇全都劝出了院,于是我第5天,也就是1月21号就出院了。

出院回家后,也是受疫情影响,在家里一呆就是一个多月,全靠之前买了一个胎心仪,每天晚上找到2个宝宝的胎心,听一会才能睡觉。直到32周的时候,想起之前夏教授说32周还要再做一轮优化治疗,就打电话给协和产科病房咨询,得到的回复是疫情期间,产科只接收急诊,不能保胎,除非马上就剖。夏革清教授也一直联系不上,听说是被隔离了。

优化治疗做不了,但普通产检还是想做,毕竟好久没做b超有点心虚,于是2月21日,我去了省妇幼做产检,B超结果出来后,省妇幼的医生一看就叫我立马住院做剖腹手术,说一胎的脐血流缺失,随时胎死。

但当时2个宝宝体重都很不好,大的29周,小的27周,都比32周落后很多,即使现在拿出来,可能也很难存活,而且脐血流缺失是一直就有的,宝宝们都坚持这么久了,胎心监护也做的挺好的,胎动也挺好,我是希望尽量多在肚子里待一天,出来之后各项指标就更好一些。

于是,又冒着疫情风险,去了协和医院产科,病房一开始也是拒绝收我保胎,但经过我们苦苦哀求,我老公都跪下了,加上我本来就是他们的老病人,最后还是勉强收入院。

当时正是疫情高峰期,我跟老公都是做了胸部ct,排除新冠肺炎后才收入院,我住的病房楼下一层就是隔离区,很是危险。

而且,医生资源紧张,很多医生都去了前线,连妇产科医生都去,导致病房这边医生严重不足,很多妇科的医生过来产科这边凑数,大部分医生都不太懂我这个情况,还有个妇科医生硬说我是双胎输血综合征,根本不知道双输最主要特征不是体重差,而是羊水差很多,而我2个宝宝羊水一直是差不多的。就是这么一批不靠谱的值班医生!

我住院当天做了b超和胎心监护,结果跟在省妇幼做的差不多,但协和这边淡定一些,没让我赶紧生,甚至说我做完保胎治疗就可以回家了,于是又是每天打硫酸镁,打肝素,打营养液,还有促肺针。

几天后又做了1个B超,结果提示一胎羊水过少,值班医生立马让我剖,我心想可能这几天在医院没怎么好好喝水,就坚持要求隔几天再复查,于是又隔了2天复查,这回测出来羊水比上回多一些,但还是不多,已经到临界值2cm,我还是要求过几天再复查,如果是持续在减少就剖。

由于我坚持不肯手术,每天的查房医生和值班医生一看到我,就像看着一个不定时炸弹,脸色都很差,口气越来越恶劣,劝我赶紧剖,不剖就签字,我一开始还很淡定,但天天这么被催,加上胎心监护有时候不太好,也开始紧张的晚上睡不着觉,噩梦连连。

就这样,一直到33周+6,又复查了B超,宝宝没怎么长,羊水也还是那么少,而且之前一直正常的大宝宝的羊水也开始减少了,我的心态开始坚持不住,也是子宫里真的已经不适合她们生存,也许真的该出来了,也许出来是最后的机会了。于是那一天,3月1号晚上,我同意了马上手术,就在次日3月2号凌晨2点,34周整,剖腹产。手术迷迷糊糊中,我听到医生说,宫口已经开了,幸亏剖的及时。

大概十几分钟后,一声微弱的婴儿啼哭声,我睁开眼就看到2个一模一样粉嫩的的小脸,医生说是女儿,心心念念的女儿!1个1kg,1个1.4kg,比B超算的还要轻,还没来得及细看,就马上被转到了新生儿科。

生产后,我很快就出院了,但2个宝宝还在新生儿科住院,在经历了感染、肺炎、呼吸暂停等重重难关后,妹妹在第14天时出院,姐姐在第47天时出院,出来时候都还只有3斤多,一副营养不良的干瘪样子。

经过几个月日日夜夜的悉心照料,到现在5个月都长成十几斤的健康宝宝了,也没有之前一直担心的脑瘫,满月体检合格,3个月体检时做了头颅核磁共振、心脏彩超等一堆检查,都没毛病,发育情况一直正常,3个月就会抬头,现在有一个已经会翻身,另一个也快了,心里一块大石头总算落地。也总算有时间回顾下我和2个小天使的这段从怀孕到保胎到生产的奇迹旅程。

如果正在看的你,也刚刚遇上sIUGR或者其他复杂的双胎并发症,我想告诉你的是,目前医学在双胎宫内治疗这一块还有很多空白,很多未知。比如至今都解释不清楚为什么我的子宫里会出现选择性生长受限,我们以为生孩子这种几亿年的事,应该已经被研究的透透的,任何问题都应该是有解决办法的,但实际上,在很多前沿领域医学并没有我们以为的那样先进。

当科学不管用的时候,自己更要相信生命自身顽强的生命力,多一份坚持,多给生命一些机会,也会多一些可能。

不轻易放弃,即使最终未能如意也可以无悔。

 

-END-
宸希妈妈2020-8-14

写手招募如果你是爱分享的双胞胎爸爸或妈妈

欢迎投稿至孖仔帮【双胎专栏】

分享出你和双胞胎的成长故事

添加小助手微信sgguy-com

备注“投稿”

微信公众号:孖仔帮(ID:twinsbang)养育双胞胎(ID:caretwins)

双胞胎微信社群

孕育群(单绒单羊/单绒双羊,双绒双羊)

养育群①,②,

教育群①,②

孕爸群,奶爸群,

双胞胎同城群(深圳,广州,上海,北京)

如需入交流群,添加微信号sgguy-com申请入群

国内首家双胞胎育儿网站

www.sgguy.com

上一篇: 没有了,已经是最新文章

添加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